读书的境界

文章来源:川煤集团广旺公司唐家河煤矿 作者:王五洲 时间:2018年05月17日 字体:

少时读书,觉得好看、好玩、好笑;长大一些读书,觉得幽默、风趣、高雅;后来,在矿山井下工作,我仍如饥似渴地读书,书常常把我带入另一个明丽的世界。

在井下工作面、硐室、煤壁,满脸炭黑地读书,在别人眼里纯粹是怪异,我满眼却是精彩、澄澈和爱意。屈子行吟,上下求索,“合百草”、“建芳馨”,用整个生命和全部才智开辟与灌溉了一片充满神话想象、燃烧着浪漫激情的精神园圃——我在书中寻觅。斗转星移,诗园的峰巅走来一位“楚狂人”——李白。“以虹霓为丝,明月为钩”,“天下无义气丈夫为饵”,“临沧海,钓巨鳌”,为社稷、苍生做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!然则他心中时时缠绕着缕缕愁绪:“何处是归程?长亭更短亭!”这种愁绪酿造了多梦的人生。《红楼梦》一部大书写了许多“梦”,《野草·秋夜》中的小花“瑟缩地”做着“梦”,伟大的革命诗人也禁不住慷慨吟哦:“我欲因之梦寥廓”!看来,我在深邃的地心仍有一种寻求精神家园的祈求与冲动!

读着,读着……感觉读书仅仅是一种游戏、爱好和嗜好。一个偶然的机遇读到王国维的《文学小言》和《人间嗜好之研究》:“文学者,游戏的事业也。人之势力,用于生存竞争而有余。”“文学、美术亦不过成人之精神的游戏。”不过他认为读书是“最高尚之嗜好”,可以医治空虚、苦痛和无聊。

我于是转舵,开始汉语言文学专业的自学。系统地读中、外文学史,有计划地读中、外名作,还读哲学、写作、心理学、现代汉语、古代文学……11门课程耗时三年多,取得《汉语言文学》专业毕业证。以此契机开阔了我的读书视野,回过头来,感觉自己渐渐进入一种神秘的读书佳境。

有了佳境,再读书时,对某位作家、某部作品,或某类、某时代、某流派、某国的文学就有了自己独特的体会和理解,还能写出读书笔记、札记、杂记乃至日记。忽一日,猛然忆起王国维在《人间词话》中的一段著名言论——古今读书、做学问,必经过三种之境界:

“昨夜西风凋碧树,独上高楼,望断天涯路。”此第一境也。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。”此第二境也。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。”此第三境也。此等语皆非大词人不能道。然遽以此意解释诸词,恐为晏、欧诸公所不许也。

这三段引文分别是宋代晏殊《蝶恋花》、欧阳修《蝶恋花》和辛弃疾《青玉案》三首名词中的妙句。这三首都是爱情词,写得缠绵悱恻,感情极其真挚深沉。王国维认为读书也应像爱情那样真挚、热烈、深沉,那样一往情深,付出自己的全部身心。所以他借用宋词的名句,强调一个读书人必须高瞻远瞩,不畏艰难劳苦,具有坚韧的意志、牺牲精神和献身精神,最终可能在有意或无意中得到大收获。王国维的借用,符合美学原理,紧扣原句意象,十分巧妙、贴切而高明,我想,晏、欧诸公也是应允的。

人欲进入某种境界,不容易。尤其是进入读书的至高境界,更不容易。守着孤灯,坐着,偶尔抬头数着天上的星星,或看着瘦损的月轮,即便卧着,对着满床秋月万里寒云而抒怀,继之,有意无意地潜入“先天之下忧而忧,后天之下乐而乐”那样的人生至境。虽说客观上是“身后田园家小近”,然而主观上却是达到“心清不使孕尘胎”的地步。

“境界”一词来自佛经,又名意境。实则是:读书要坚持不懈、坚忍不拔,才能厚积薄发,从而“顿悟”:读书明理、明理修身、修身做人……


相关文章

友情链接:真人娱乐ag,365bet体育在线,澳门赌场图片,澳门永利国际,manbetx官方网站,澳门银河官网
友情链接:bet356娱乐场官网